• 品花舔阴

    时间:2020-04-03 01:30:04

    靓丽漂亮女人品花舔阴是一件很美妙的事情,和老婆结婚前她经常要我帮她口交,这也是我梦寐以求的

    老婆是那种性欲旺盛的美人,蜜月这几天除了小弟弟,最累的就是舌头啦!开始的时候是老婆在我口舌间颤抖呻吟,后来就经常是我在老婆胯下挣扎叫唤。

    「喂!快起床!」

    老婆叫着,骑到了我身上,双腿紧夹着我的头几乎令我窒息。

    我故意装作没听见,想看看她有什幺办法。

    突然眼前黑乎乎一片,鼻尖碰着一片柔软,「好哇,你装死是吧?」

    老婆抬起屁股,抬腿跨到我的脸上,然后骑在我脸上,屁眼正好套在我的鼻子上。

    我赶紧挣扎求饶,但她的两个屁股蛋儿就像两座肉山一样死死地压在我脸上。

    「尝尝本小姐的屁的味道吧!」

    老婆憋气使劲,「噗!」的一声放了一个大屁:「香不香?」


    「嗯,好香哇!」我赶快讨好老婆。

    「喜欢闻?那好,本小姐就再放几个屁给你闻吧!」

    老婆说着「噗!噗!」

    地又连接放了几个响屁,然后摇晃着屁股说:「我和你玩个够……嘻嘻!好好的闻。」

    老婆屁眼紧紧地压住我的鼻子,我的鼻子被严严实实的裹在她的裆下,一丝不落的吸完了老婆放的屁。

    我痛苦地在老婆的屁股下面挣扎着,老婆见我呼吸困难才移开屁股,对着胯下的我报以一个胜利的微笑。

    「老婆的屁股好美!」

    我的手尽情地抚摸着,从光滑如脂的臀肉上传来电流一样的快感,这快感也同样电击着老婆。

    两片花瓣已经偷偷开放了,湿漉漉的阴唇慢慢地向我的口部移近,大量温热的淫水汨汨地流出来落在我的脸上。

    我的脸紧挨着她美妙的蜜窝,轻轻亲吻老婆的花瓣、轻柔地亲吻它,然后舔舐老婆的小甜豆。

    我努力地把舌头整片儿的贴在老婆娇嫩的阴户上,用力均匀的上下刷动。

    渐渐地我感到老婆的阴道在蠕动了,就用力把舌头挺起来往深处舔,虽然隔着内裤,我还是能感到老婆阴核的变化——它不可思议的涨大了,我张开嘴含住它,用力吮吸它,希望它能够感受到我的爱意。

    调皮的阴毛从内裤两侧伸出来,扎在我鼻孔里,让我禁不住要打喷嚏,我赶紧把鼻子紧贴在老婆阴部凹下去的地方。

    这时候老婆大概也快要到了,修长的双腿紧紧地夹住我的头,急切的挺动屁股,我开始呼吸困难,还好很快就过去了。

    老婆的阴道里喷射出浓浓的阴精顺着雪白的大腿流出来,我连忙吃乾净,味道还不错。

    说实话,老婆属于那种敏感体质,很容易动情也很容易满足。

    老婆微微扭了扭屁股笑起来:「罚你再给我舔一次。」

    说完她用两手抱住自己的屁股,手指拉开泛红的阴唇,徐徐坐在我的嘴上,时而左右移动着臀部,时而用力地压住我的嘴,只一会工夫,我的嘴里和脸上都沾满了老婆花瓣里甜甜的花露。

    就这样,我在老婆的臀部下听着她浅浅的呻吟声又渡过了半个多小时。

    老婆得到了极大的满足,我也由于快感,下身一阵阵地感到要爆发出来。

    老婆白嫩结实的大屁股仍然在我脸上蠕动着,我开始亲她的屁股,我的嘴温柔而热烈,有如坠入到一种眩晕的快乐境地。

    这时她的手指伸到后面轻轻揉着她的肛门边缘:「你不想亲我的屁眼吗?」

    老婆可能刚洗过澡,肛门还留着澹澹的香味。

    「亲这里……」

    她撒娇着噘起雪白的大屁股。


    我的嘴开始探索脸前粉色的屁眼儿,那感觉像是在吻一个女人的嘴,她娇娇地歎了一声,然后,我的舌头伸进里面,她的屁股也配合地随着我的舌头前后蠕动着。

    不一会,老婆丰美的屁股剧烈挺着、摆动着,阴道也像吸吮似的颤动着。

    「啊!不行了!我又来了……来了……」

    听到老婆的呻吟声,我赶紧将舌尖转去舔屁眼的菊蕾,她扭着屁股达到了一个销魂的高潮。

    老婆是淫水极多的女人,淫水像小便似的一泄如注,流到我的鼻子和嘴巴,几乎要把我淹死。

    她雪白的腿将我的脸紧夹着,阴道不住抽搐,一汪汪淫水喷到我的脸上。

    我的鼻跟嘴唇吸住阴唇及肛门,因而接近无法呼吸,于是努力地把嘴挤出:「呼~~再给你舔下去,我就要淹死了!」

    老婆「咯咯」

    地笑起来:「老公,你整死人家了,浑身一点劲也没有,今天不做早饭了。」

    *** *** *** *** *** ***

    夕阳无限好,在黄昏的海边游人依然不息地徘徊在这迷人的沙滩上戏耍,晚风袭来令人消暑。

    这是一处着名的游览休闲胜地,每逢星期假日,来此休闲的游人便像海浪般的汹涌而至。

    虽然海滩上有一些西方女人的身材比老婆更突出,但却没有她那一身白皙无瑕的肌肤。

    老婆颈间那条我给她买的莹白珍珠项鍊耀然生辉,那如光似玉的晶莹光泽,再配上她那美如天仙的绝伦丽色和吹弹得破般娇嫩无比的雪肌玉肤;一头如云的乌黑秀髮自然惬意地披散在肩后,只在颈间用一根白底素花的发箍扎挽在一起,浑身给人一种鬆散适度、澹澹温馨与浪漫的複合韵味,几乎未经装饰就散发出一种强烈至极的震撼之美。

    那是一种成熟女人独有的妩媚风情,与清纯少女特有的娇柔之美完美地揉合在一起的梦幻之美,更是一种惹人轻怜蜜爱的神秘之美。

    「亲爱的,累不累?」老婆有些疲惫的问道。

    「嗯,还好。你累了吧?我背你回去。」我殷勤的说。

    我老婆说:「好哇,我要骑你回去。」

    于是我低下腰,把头钻进老婆胯下,她高兴的扶住我的头,骑稳我,我挺起身来向海滨的别墅跑去。

    「驾驾!驾!」老婆在我肩上「咯咯」的笑着,像一位高傲美丽的公主,一双雪白的大腿紧紧地夹住我的头。

    到了别墅老婆仍不肯下来,撒娇着说:「老公,跪下,我要骑大马。」

    我只好再次趴在她的脚下,她从肩上挪到我的背上,丰满的柔滑的臀部坐在我身上,双手扭着我的耳朵,边笑边喊着「驾!驾驾……」

    我听话地快速平稳的爬着,在她手的牵引下,我在客厅里爬了两圈,然后驮着她爬到卧室,爬到床边,送她上床。

    老婆躺在我身上撒着娇:「老公你真好,真会逗我开心。一定累坏了吧?」

    「我老了,真的走不动了。」我开玩笑的感慨。

    老婆翻身骑在我的身上压着我说:「既然你已经老了,我现在就压死你,好像谁喜欢你这个老东西。」

    「想谋害亲夫?没那幺容易。」

    我双手搂住她一用力,她就趴在我的脸上,我的脸正好埋在她的双乳里。

    我的嘴在她的胸前蹭着很快就找到她那的乳房,张开嘴用嘴唇含着她小巧的乳房,舌尖舔着乳头,吸着它,不放鬆。

    「老公,我的胸是不是比别人的小?别吸了,那里还没有奶。」

    她的顽皮更加激起了我的性趣:「你的胸小,是因为那还是一块没被开发的处女地,既然这里没奶,我就找有『奶』的地方去了。」

    我双手插到她的大腿下,往前一抬,将她移到我的脸上,我的脸正对着她的胯。

    「不要,老公,我今天还没有沖澡,髒得很。」她叫起来。

    我双手抓住她:「那正好用我的大舌头来洗你的小屁股,是不是?」

    我将舌头全部从嘴里伸出,在她两腿之间反复舔着,她还是叫起来。

    「你的一切都属于我,在我眼里,你的一切一切都是纯洁的、神圣的。知道吗?」我加快了舌头的运动。

    一会儿我故意逗她:「好了,我给你洗完了,要不要检查一下,看看洗得干净不乾净?」

    她再一次喊起来,我伸手拉住了她:「是不是嫌我没给你洗乾净?好,那我就接着再给你洗。」

    这一次我嘴、唇、舌头并用,在她美丽的私处里亲着、吸着、舔着。

    「知道吗?傻丫头,你那如花一样美丽的地方,花心中流出的是甜甜的蜜,我不骗你,真的是甜的,有一股澹澹的甜,含在嘴里像蜜一样。」

    老婆骑蹲在我的脸上不再挣扎,开始认真享受我给她带来的所有的快乐。

    当我长时间舔她时,她笑了:「再舔一会嘛,我可要撒尿了,当心我给你洗脸。」

    她的声音如魔音一样令我癡迷:「你要是尿出来,我就全部把它喝下去,尿吧!」

    我嘟嘴成圆,贴在她的小便处。

    「没有,真的没有。」

    她觉得玩笑开得有些大,我却是认真的:「不行,谁让你逗起的我兴趣呢!我非要,我来帮你吸,一定把你的尿吸出来。」

    我轻轻的吸着,她开始不安的扭动她的身体:「真的没有,别闹了。」

    借着她身体的扭动,我的舌头舔到她的屁眼处:「那好吧,我就要这里的宝贝了。」

    「痒……痒得很。」

    「那就痒死你。」

    我的舌头在那紧闭的地方一点一点的深入,老婆不失时机地将她的穴压住我的嘴,我将舌头树直,双手托着她的屁股前后、左右、上下移动。

    很快她就知道自己该怎幺做了,而且她还用屁股紧紧夹住、压住我的脸转着圈。

    我的鼻子埋在她的阴毛中,我抬了抬下巴,让自己能有一个呼吸的空间,这样我就可以坚持更长的时间了。

    慢慢地我嘴里甜丝丝的液体越来越多,我一口一口将它们尽数吸收,董妮的动作越来越快,突然她像没了骨头似的,更加用力地重重的坐在我脸上,但她很快地将美丽的臀从我脸上抬了起来钻入我的怀里。

    我故作不解的问道:「怎幺不坐了?你刚才使了好大的劲,是不是怕把我压坏了?放心吧,你老公不是泥捏的,早上你不坐得挺稳当吗?」

    「嗯……你好坏!」

    鼻音发出的这一声,更显得她无限娇媚。

    我躺在那里没动,而是用劲扶起她,再次让她跨在我的身上。

    老婆走到我的头上方,叉开双腿坐下来骑在我的脸上,然后慢慢蹲下。

    我盯看着越来越接近的老婆的屁股和前面的肉缝,老婆用力蹲下时,捲曲的花瓣向左右分开,从里面露出鲜豔的小肉片。

    我同时也抱住老婆的屁股,把脸插在双腿之间,用双手轻轻掀开她的两片肉唇,然后舌头凑过去舔她的细缝,嘴唇吸吮着她的小核丘。

    老婆不停地战慄着,不知不觉中被我诱发起性欲的她开始疯狂。

    她双手抱住我的头,使劲地压着,微微张开口,贪婪地享受着我带给她的快感。

    我得意地边动作着边往上看,她的双手贴在胸前,配合着她身躯上下激汤的起伏,剧烈地捏着自己的乳房,把玩着乳头。

    「你再这样舔,我可真要撒尿了。」老婆娇笑地呻吟着。

    我听她这幺说,更用力吸吮她美丽小穴,舌头在阴道里来回乱搅,「你坏死了!别这样用力吸嘛……嗯……啊……嗯……啊……」

    老婆屁股不由地使劲来回摆动,我见她如此抖动,更加买力地舔弄,她的娇臀在我脸上不住地摇摆起伏,花蜜越涌越多。

    老婆真的想撒尿了,我紧紧地抱着她的屁股,使她无法从我的脸上下来,老婆拗不过我,只好尿在我嘴里。

    「啊……我憋不住了。」

    随着她温柔的声音,从她鲜豔欲滴的阴唇的中间冒出一条小水流,涌到我的脸上,我忙伸过头去用嘴吸住了尿道口,把流出的尿液全喝了。

    当水流中断,变成一滴一滴的滴下时,我继续用嘴靠上去舔湿淋淋的肉缝。

    「啊……好舒服,用力舔……」

    兴奋中的老婆把双腿分开得更大,把秘密的峡谷压在我的脸上。

    我的鼻子埋没在黑色的草丛里,伸出舌头拼命舔花瓣间的裂缝,老婆已经无力继续採取蹲姿,就坐在我的脸上。

    我被压得不能呼吸,只好用手托着她那白嫩丰硕的香臀,舌头用力地舔着,鼻子用力上下磨动,在裂缝中寻找空气。

    老婆用力地在我脸上坐了一下,慢慢地向下移动,在我的帮助下,老婆将我的「小弟弟」

    轻轻含入她美丽的小穴里,慢慢地骑坐在我双腿上。

    她骑在我身上,经过一阵摸索后找到了感觉,开始用她全部的激情和颤抖驾驭着她的我,她所有的狂喜和欢叫伴着我的低吼,在我们如漆似胶的身体里四处撞击、沸腾不息,最终喷涌而出,迅速相会,融入我的、她的心里。

    这时我们都没了睡意,摸着双方满是汗水的身体,我对她说:「咱们去沖个澡然后好休息,你今天也累了一天了。」

    我调好水温,把赖在床上不想起来的她「赶」进浴室。

    看着站在莲头下的她,我再次高涨起来,轻轻走到她的身后,张开双臂抱着她,低下头亲吻着她的头髮、脖子、她的背,一路向下亲吻她的腰、她的臀、她的大腿,然后盘腿席地而坐,将她扶坐骑在我的肩上,把她的脚放在我的腿上:「老婆,只要有我这个专用椅子,你以后就可以不用那幺累的站着沖澡了。」

    「老公,你真的要把我惯坏了。」她用甜美的声音对我说。


    「我就是要惯坏你,让所有的女人都嫉妒你,嫉妒你有一个好老公。」

    我微微抬头看见她在护理她的秀髮,她的两腿轻轻夹住我的头,身子前后摇晃着,我随着她身体的方向,有节奏地配合着她前后摇晃起来。

    「我渴了,给我拿怀水来。」

    「你口渴吗?好,『阿姨』来喂你!你闭上眼睛,张开嘴。」

    于是我闭上眼睛,张开嘴等着她。

    正在我想偷看的时候,突然,面前沖出一股激流!原来老婆正用她美丽的小穴对着我小便,泉水直接落在我的嘴里,「嘻嘻……我看你还没喝够噢!」

    我措手不及,满脸都是老婆的泉水。

    我马上回过神来,想要移开,却被老婆一下按在胯下,清甜的泉水全涌入我的口中,老婆就这样骑在我的头上尿开了。

    结束后,我小心地把她的尿道口舔得很光洁,老婆尿完了满足的笑着,挑逗着我:「喜欢吗?呵呵~~」

    「好哇你,我真的把你惯坏了。」

    我轻轻咬了一下老婆白嫩的大腿根,「哎呀……讨厌啦~~」

    见她可爱的模样惹人怜爱至极,我又忍不住吻了她一会,将她的娇躯抱起来,慢慢走向卧室。

    回到卧室里,老婆躺在那,任我温柔地脱下了她身上的衣服,一个娇豔的身体展现在我眼前,她如美玉一般的皮肤,显得是那幺的神圣。

    我的手轻轻地放在老婆背上抚摸着她,慢慢地我的手划到她的前胸,用手按住她的乳房,指尖随着乳房的曲线爱抚着,我理下头,用嘴唇轻咬乳头,「你準备好了吗?」

    我问着近在咫尺的她。

    老婆搂住我的头,将她的唇紧贴在我的唇上,我微微张开嘴迎接她甜密的柔嫩的舌头,将它紧紧地含着。

    我小心地将浑身发抖的她轻轻放平,开始认真的亲吻她,亲她的头髮、她的耳朵,亲她的眉、她的眼睛、她的鼻子,亲她滚烫的脸颊,顺着她身体上优美的曲线,我再一次含住她的乳头,我的舌头在乳头上面舔吸着、拨弄着,还亲她的肚脐眼、腰髋衔接的美妙曲线。

    我的舌尖顺着老婆的大腿一路向下,停留在她的脚趾尖上,一个接一个的亲吻着、咬着她的脚趾头,最后完全张开嘴将它们含入口中。

    她停止了发抖,我将她的双脚併拢,脸贴着她的双脚间,伸长的舌头在脚心间划动;我的舌头如一块柔软的布,在她微凉的脚面上反复擦洗。

    当我的舌头再一次沿着她的身体游走到她两腿之间时,老婆用一只手放在胯上,另一只手玉指分开了花瓣,把腰往前挺了挺,我跟着她移动了一点。

    我趴在她的两腿间,展现在我眼前的是她迷人的玉户,被一层细毛覆盖着,我用舌尖小心地将它们分开,终于露出了厚实柔软的阴唇。

    我将老婆的双腿曲起,把头深深了埋了下去,我的舌来回抚动她的裂缝,那里流出的爱液将我的嘴灌满,我毫不犹豫地将它们大口大口咽下,我感到嘴里有一丝丝的甜,这丝丝的甜更加激起我强烈的欲望。

    我把舌头按在她的裂缝上,亲她、吻她、舔她,先是轻轻的,然后逐渐加力,当我的舌头分开她的大阴唇时,我感到她完全张开了,于是我的舌头顺着她美丽的阴户上下舔吸。

    老婆这时也忍不住大声呻呤起来,当我感到她全身紧张地将臀部拱向空中,立即将嘴唇做成圈形,把她的阴蒂含在嘴里随着她移动。

    我的嘴始终没有离开她的躯体,就像是她身体的一部份,努力地含着她的阴蒂,吮吸着她娇美的阴蒂。


    等她稍微缓和一点后,我的舌头又继续向下舔去,开始在她如花蕊般诱人的穴里进出,当她再一次开始扭动身体时,我闯入她的花蕊,浑身热血沸腾,无法让自己停下来,直到一股热流从我体内喷射而出……

    *** *** *** *** *** ***

    星期天的午后,阳光明媚,清风习习,空气也懒洋洋地凝固了,隐隐约约地飘散着贝多芬的《田园交响曲》。

    桌子上摆满了零食,东北葵瓜子、五香花生、山东薯片、阿拉伯松子,字母饼乾、好时果仁巧克力,透明玻璃杯装着白开水。

    我放在粉臀上的手揉捏着老婆那柔软的屁股,可以感觉到那里丰满肥翘,我的肉棒开始增大,顶在她的小腹上。

    她的香舌对我的吸吮也开始回应,并不时伸进我的口中,两个乳房也不停地在我的胸膛上蹭着,虽然隔着衣服和乳罩,但仍能感觉到乳峰的坚挺和凸出。

    我的一只手伸向后面撩起了她裙子的下襬,另一只手则按在了她那只穿着一条小小内裤的屁股上,先在臀缝处抚摸了一阵儿,再向下,顺着臀缝向前摸去,手指触到了她两腿之间已经隆起的阴唇上,触手之处软软的,很饱满,虽然隔着一层内裤,也能感觉到两片阴唇已经潮湿。

    老婆双颊晕红,轻轻地扭动着小屁股,试图摆脱我的手指,嘴里含糊不清地说:「不……不要啦……」

    我这时已血脉贲张,一手从她衣襟的下襬伸进去,向上摸到了她的嫩乳,并不停地捏揉;触摸阴唇的手已放开,抓住她的一只手按在我裤子前面被肉棒高高顶起的部位上。

    一会儿,她的小手开始轻轻地抚摸,我则慢慢地解开了她的衣服,抱起她,把她放在了桌子上,嘴巴亲上她的嫩乳,乳尖在我的亲吻下已充血凸出。

    我使力分开她的双腿,用手把内裤遮住阴户的部份拉向一侧,露出她可爱的小猫咪,我这时已顾及不了太多,张大嘴巴试图把整个阴部含在嘴里,就像我每次为她口交时那样,舌尖不时在已满是黏液的阴道中进进出出。

    只一会儿,她就全身痉挛,阴道中分泌出大量骚液,已经达到了高潮。

    在一阵舔弄后,老婆两片肥美的阴唇不停地张合;阴唇四周长满了乌黑的阴毛,由于沾上淫水而闪闪发光;粉红色的小肉洞也微微地张开小口排放着淫水,淫水向下充满了屁股沟,连肛门也湿了,粉红色的肛门正略微的一张一合。

    我把嘴巴凑到老婆的肛门边,伸出舌头轻舔菊花般肛门上粉红的褶皱,舌头刚碰到粉肉,老婆身子就猛的一颤:「别……别舔那里……老公,人家那里还没洗,那里好髒。」

    我再次把嘴贴上了老婆那丰满的阴唇,并对着那迷人的小洞吹气,一口一口的热气吹得老婆连打寒颤,忍不住不停地向上挺起雪白的屁股。

    我乘机用手托住她圆翘的屁股,一只手指按着她红嫩的小屁眼,用嘴在阴唇和肉洞上一阵猛吸,吸得老婆全身一阵颤抖,淫水不停地涌出。

    我又把舌头伸到肉洞里面,在阴道内壁翻来搅去,老婆禁不住娇喘和呻吟:「啊啊……噢……痒……痒死了……啊……你……你把人家的……舔得……美极了……嗯……啊……痒……人家的小穴好……好痒……快……快停……噢……人家受不了……」

    听着老婆的浪叫,我的肉棒也变得又红又硬,而且龟头中央的小孔中也流出了一些黏液。

    我用力地抱着老婆的大屁股,头深深埋在她的胯间,整张嘴贴在阴户上,含着她的阴蒂并用舌头不停地来回涮着,老婆的阴蒂在我的逗弄下膨胀起来,比原来大了两倍还不止。

    老婆脸上的红晕仍未退尽,我们四目相对,我对她说:「老婆,爽了吗?」

    老婆娇羞地说:「你刚才那幺舔,人家差一点被你给干死了!」

    我笑了笑,看着她进去浴室。

    一会老婆从浴室回来,她在我面前把香味四溢的白嫩屁股翘得老高,芬芳的屁眼正对着我的嘴巴,我亲了一下:「好老婆,你又想玩什幺花样?」」

    「你喜欢舔我的屁股,那就来舔舔吧!我为你洗过了噢!」

    我看了看她诡秘的微笑,继续挑逗:「如此美丽的屁眼,当然要品尝了!」

    老婆把白嫩丰满的屁股噘得更高,双手将屁股缝扒得开开的,见那褐色屁眼如菊花蕾般的豔丽。

    我爬到老婆两腿间,跪着轻轻扒着她的屁股,儘量伸长舌头舔舐老婆的小花蕾,她顿时摇摆起那诱人的屁股,迎接着我那厚实、温热而贪婪的大舌头。

    当我用舌尖去刺她的菊蕾时,她再也忍不住地摇头晃脑起来,口中发出舒畅甘美的吟哦,我见状更进一步地把舌尖抵进了她的肛门口,只听老婆爽得「叽哩咕噜」的不知在说些什幺,一个美妙动人的雪白屁股摇得像铃鼓,屁眼内的桂花香味浓郁芬芳。

    我的舌头用力向里伸,伸进老婆的小花蕾,更浓郁的桂花香味从舌尖传到嘴巴里,老婆一定有用蜂蜜洗过。

    我带着陶醉的表情品尝着,彷佛是无法形容的美味,舌头乾脆连根全伸进她那香味四溢的屁眼内,舔玩着光滑香腻的屁眼内壁,将那里的花露都舔弄到嘴里。

    「啊……好吃吧,我特意给你準备的哦!好痒……啊……」

    我一会拿舌儿在那屁股缝上下滑舔了一会儿,一会将舌尖顶着那圆圆的褐色屁眼,在菊蕾上绕着圈儿的舔,舔得老婆趴在床边,把个白屁股不住地抖动,口中叫着:「好痒……啊……舔那儿……就是……进去呀……嘻嘻……」

    我把她的屁眼分得开开的,老婆知道我正看着她屁眼内的嫩肉,便用力将屁眼向外张了张,以使我能看到屁眼内更多更深的地方。

    老婆的屁眼在雪白的玉臀上彷佛是一朵粉红色的玫瑰花,我在那朵粉红色的玫瑰花上又嗅又舐,更钻进花蕊大采其花蜜,压根儿忘记了那是肛门。

    老婆感觉屁眼里肉舌钻舔,舒爽异常,于是把屁眼用力张吐,以方便舌头入得更深,细小的肛门彷佛也随着老婆的呼吸在一张一合,她口中娇声不已:「老公,啊……舔得好深……屁眼痒死了……」

    老婆边在享受我给她带来快感的同时,边用她纤纤的玉指揉动自己的小穴,「啊……啊……太舒服了……」

    就这样,她一边手淫,一边让我的舌头钻舔着她的肛门,很快就呻吟不止,蜜汁从小穴中汩汩而出,顺着她的大腿流下。

    老婆向前一步,将我的舌头从屁眼里拔出,转过身来,把带着尿珠的阴部压在我的鼻子上,我赶快用舌头舔她大腿上的淫水,顺着大腿一直舔到小穴,以免弄湿床单。

    老婆的小穴里早已决堤了,我把嘴巴凑过去用力吸吮,然后大口大口的将爱液喝下。

    我如饮琼浆般的表情叫老婆极度兴奋,她用手指扒开阴唇,让我的舌头可以更加深入。

    我的舌头在老婆阴道的内壁上来回摩擦,使她觉得痒痒的,说不出的舒服。

    我用力地用舌头舔舐着、摩擦着,老婆被我舔得粉臀筛摆,呻吟连连,很快的叫起来:「啊……啊……啊……」

    伴着自己兴奋的大叫,老婆扭动的娇躯终于要达到高潮了。

    她仍觉得我的舌头不够有力,便抱着我的头一前一后的摇摆,使我的舌头在她的小穴里来回抽插……终于,老婆一用力,把一串浓浓的蜜汁射入我的嘴里。

    高潮后她有些无力的靠在墙上,得意的地看着我喝下她的蜜汁。

    我跪在她两腿之间,珍惜的舔净她阴唇边和腿上的蜜汁。

    然后我们都累了,我也懒得再动地方,于是就枕着她的大腿根头睡着了。

    清晨,我和老婆漫步在沙滩上,老婆依偎在我的怀里对我说:「老公,我要是长得比你高就好了。」

    「为什幺?」

    我不解的问道。

    「要是我长得比你高,我就可以把你搂在我的怀里,就不像现在是你搂着我了。」

    我抬头一看,前面正好有一节桩子埋在沙里,露出半截,我把老婆带到桩子前:「来,你站上去。」

    「上去干什幺?」她问我。

    「站在那上面,你一定比我高,这样不就可以满足你小小的心愿了吗?」我指着桩子对她说。

    老婆真的站了上去,桩子上平面很小,只能放下一只脚,我一只手扶着她,生怕她不小心摔下来。

    「啊!我终于比你高了,看,你才到我这。」

    她用手比划着:「不过我要是真的长这幺高,一定没有人敢要我了,是不是?」

    「傻丫头,没人要,我要。」

    上去容易,下来可不容易了,比过高低后,我伸手要抱她下来,她却蹲了下来,我以为她要跳下来,就背对着她,一只手拉着她的手,这样她就可以先趴在我的背上再下来了。

    谁知老婆顽皮的把一条腿伸到我的肩上,轻轻地一跳,就骑坐在我的脖子上,我就势用手搂着她的双腿,她稳稳地骑在我的脖子上。

    我心里好高兴,我喜欢她骑在我身上。

    「老公,快把我放下来,这样不好。」

    「想下来?不行,上了贼船就没那幺容易下来了。」

    我没有把她放下来。

    「可是我怕。」

    「刚才你骑上来时怎幺不怕?放心吧,我可捨不得把我的小心肝摔下来。」

    我把她的两只脚分别放在我身后,让她两腿紧紧夹着我的身体,又伸手抓住她的手,这样她就可以不用担心了摔下来了。

    「傻丫头,你现在可以走『马』观花了。」

    我说完就迈开大步向前走去。

    「老公,别这样惯我,我会受不了的。」

    「为什幺不呢?我愿意一辈子这样惯坏你,以后回去了,你要是再想骑马,我就是你的马,永远是你胯下最忠诚、最温顺、最听话的马。」我发誓地说。

    中午,我和老婆约好去骑马的。

    「老公,起来了,都啥时候了,还睡!走,陪我去骑马。听见了没有?热死我了。」她一屁股坐在我的身边。

    「热死了,你还要去?」

    「我就要去!走吧,好老公~~」她用手摇晃着我。

    我翻个身对她说:「等一会太阳不洒了,我再陪你出去,好不好?」

    「不好!」

    瞧着她装作生气的样子,我心中涌动着爱意,于是我故意逗她:「要不你骑会我吧!」

    「不好嘛!我就要去,不过可以骑你一会。」她微微笑着说。

    「给小姐请安了,请小姐上马。」

    她的脸颊上挂着羞涩的桃红,向我走来,我毫不犹豫地走到她的身后,将我的头伸进她的胯下。

    「就玩一会。」

    她说完,叉开粉腿把光滑白嫩的屁股结结实实的骑在我赤裸的背上。

    我等老婆骑好后,故意上下颠簸她的身体,老婆像真的骑上奔腾的骏马一样随着我的身体一颠一颠的。

    「好了,好了,快爬吧!」

    老婆在我背上「咯咯」的娇笑着命令道。

    我也「嘿嘿」的笑着,开始驮着骑在自己背上的老婆向前爬行。

    她用手抱着我的头,我把脸贴在她光洁的皮肤上亲吻着她:「傻丫头,你真是太美了,像女神一样的美丽,我真是太幸福了。」

    她手抚摸着我的头,用阴户在我光滑的脊背上轻轻磨擦着,发出兴奋的呻吟声。

    老婆兴奋的将屁股骑在我的脸上,流满蜜汁的阴户紧紧贴着我的嘴唇,我把舌头伸进这条山谷的裂缝中搅动,贪婪地吮吸从中流出的蜜液甜汁。

    老婆阴部淫乱的气味使我更加兴奋,我的嘴靠近阴核,伸出舌头轻舔着肿大的阴核,并向下把两片已经充血的红红的阴唇含入了口中。

    她的屁股不断地跳动,呼吸也很急促,嘴里无意识地发出「啊……啊……」的声音。

    我的舌头在肉洞口轻舔着,逐渐向肉洞里面进军,老婆的肉洞越往深处就越热,越是光滑湿润,肉洞中不断地溢出新鲜的蜜汁,都流进了我的嘴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