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高贵美艳的东方美姬们的淫堕

    时间:2020-04-09 01:30:05

          

      炉中的火焰已经越烧越旺,这位身着黑衣披风的陌生人疲惫的裹紧自己的衣
    装,浑浊无神的双眼直视着我,他的声音随着木柴的燃烧在压抑之中变得清晰起
    来:「你必须小心,灾祸之汗,泰昌拉德已经兵临绿水江边,他是震旦有史以来
    最为可怕的敌人和最为强大的征服者!他的大军正在整装待发,期待饮马绿水江,
    统一整个震旦。」

      屋子里的武林各门派掌门人有些惊慌的窃窃私语起来,我在慌乱之中也夹杂
    着一丝怀疑的眼神,我的这位神秘的客人露出摘下风帽,他憔悴的脸上全是虚弱
    和酷刑折磨留下的伤痕:「你们并不愿意相信我,是吗?那就听我讲完这位灾祸
    之汗的故事吧,一切都要从噶喇达这个西域城市说起……」

    ===================================

      「将军,此城已被我军团团围攻,只要你一声令下,我军便可立刻展开进攻!」

      阳光之下,身着黑色劄甲的西域都护府士兵手持长枪,黑压压的人群围住了
    燃烧着的孤城,城中死人腐烂的味道在空气中游走,数千名训练有素的都护府精
    锐士兵已经围住噶喇达整整一个月,他们切断了水源,用投石机砸开了厚重的城
    墻,这些身披重甲的战士们丝毫不怀疑他们的首领能够取得这场战争的胜利,尽
    管他只是一个初出茅庐的新将。

      徐淩野身披着象征西域都护府河西卫大都督身份的黑金色铠甲,用力踩了一
    下军靴下的马镫:「传令众军,现在开始立刻向城中发起突击!务必别放跑了那
    个妖女!」

      徐淩野口中的妖女正是这座噶喇达城的主人,艾丝梅旦,没有人知道这位神
    秘的胡姬来自何方,只知道自从她夺取噶喇达之后,周边的小国便无法阻拦如同
    猛狮一般出击的噶喇达军队,纷纷向这位妖艳绝伦的胡姬女王称臣。

      「众军听令!攻入城中!诛杀天煞妖人!」

      在传令官的号令之下,六千多名披甲士兵一齐沖入了被围困多日,早已无力
    抵抗的噶喇达城,那些平日威风八面的噶喇达军队在河西卫面前根本不值一提,
    城中大街堆满了噶喇达人的尸体,排成纵队的河西卫轻而易举地沖破了这座城市
    的最后一道发现,艾丝梅旦的寝宫已经近在咫尺了。

      「兄弟们!沖进去!」

      一个校尉举起了手中的长剑,想要指挥自己的手下夺得首功,但却被一阵疾
    驰的马蹄声跟着的命令制止住了。

      「不準动。」

      徐淩野放慢了马蹄,战马的蹄铁踏着砖石地板,发出一阵沈闷的响声,身披
    重甲的河西卫大都督翻身下马,眼光扫了一眼这些士兵:「你们守住这周围,我
    自己一个人进去。」

      「可是……」

      没有等到解释,校尉就看见大都督自己一个人走向了巍峨的圆石宫殿。也只
    能转过头去,让自己的手下守住这里了。

      徐淩野并没有走多久,就在走廊的最尽头看到了一张奢华轻浮的床幔,他走
    上前去,只见那张雕饰精美的床上,一位肤白雪嫩,媚眼如丝的胡姬美人舒展着
    自己那双销魂绝艳的肉色丝袜美脚,小巧白嫩的玉足贴合着一双做工精巧的鱼嘴
    高跟鞋,两颗滚圆乳白的淫乱蜜乳在薄如蝉翼的紫色纱衣之下还滴落着醇香香媚
    的奶汁,在薄纱面罩遮蔽下的娇艳面容更是美不胜收,红嫩小巧的樱桃蜜唇和翡
    翠也不能与之比较的灵动清澈美眸浑然一体,妖艳中透着性感成熟,吐气如兰的
    樱唇在挑逗妩媚的眼神下看着这位威武的大都督的下半身。那轻轻向上擡起的丝
    袜高跟美脚慢慢将浓密的蜜穴黑森林展示给了面前的男人。

      「早就听说女王陛下妖艳淫蕩而又绝色无双,今日一见果真如此。」

      徐淩野冷笑着说道,而身体却坐在了床上,艾丝梅旦轻吐朱唇,帮徐淩野解
    开了厚重的盔甲,而后将那销魂柔软的红唇贴在了腥臭温热的龟头上,亲吻着男
    人的鸡巴,淫蕩的女王的美手轻轻握住肉棒:「果然……啊……大都督,你果然
    会自己一个人来这里呢……唔……!」

      艾丝梅旦晃蕩着自己那挺翘滚圆的淫乱奶子,樱桃小嘴含住了徐淩野的龟头,
    徐淩野的鸡巴将美艳绝伦的胡姬的小嘴完全塞满了,艾丝梅旦难受地发出呜呜的
    声音,但却将蜜水横流的雪白屁股翘的更高了,樱桃小口轻轻舔弄着征服了自己
    的大将军的鸡巴,丁香小舌轻轻勾住包皮向上翻去,那根奸汙着女王小嘴的狰狞
    鸡巴在温热柔软的蜜唇中抖动起来,女王轻轻吐出肉棒,然后轻轻又再含住,双
    眼迷离地擡头看着雄伟壮硕的大将军:「徐都督……一个人来找我……哈……咕
    ……是因为你发现了什麽了吗……还是说,你只想要把我这个淫蕩骚贱的女王变
    成公共性奴便器,自己先享受了再卖到妓院里面去呢?」

      「哼,我就知道前几天的事情和你有关,你是从哪里得到了那些可怕的天煞
    的帮助的?」

      「别急嘛……等你在这里把我强奸完之后再问也不急哦~」

      女王闭上翡翠美眸,专心地舔着面前男人的鸡巴,只是轻轻一吸,女王就感
    到鸡巴在自己的口中跳动着想要射出精液来,艾丝梅旦紧紧吸住奸淫着自己的大
    鸡巴,肉棒抖动着想要射出浓稠的白色黏汁,风情万种的胡姬轻轻吐出了鸡巴,
    而后微微睁开美眸,用双手将滚圆雪白的奶球托住,让那瀑布一般滚烫的精液全
    部泼洒在自己浅棕色的三千青丝和沈鱼落雁的妖冶俏脸上,精液扑打在艾丝梅旦
    脸上的同时,婊子胡姬女王又含住男人的龟头,让过量的精液灌满了自己的小口,
    而后在大将军的面前用纤纤玉手接住了混合着精液与唾液的流水。并且伸出了两
    条浑圆修长的性感丝袜美脚,将浓密的黑森林主动送到了徐淩野的鸡巴前面,徐
    淩野一把压住了女王秀丽纤细的玉肩,而后将已经射完精却还没有软下来的肉棒
    直接塞进了女王的骚浪蜜穴之中!

      「唔!妾身……妾身的小骚穴被大将军的肉棒全部插进去了!!好满……好
    大……唔唔!」

      徐淩野从没有和这麽角色娇艳的女人做爱过,艾丝梅旦那双勾魂的性感丝袜
    美脚轻轻勾住了徐淩野的脖子,胡姬那窄小紧致的蜜穴虽然明显已经被千人骑万
    人操过,但浅咖啡色的骚穴已经紧致水嫩,端庄高贵的女王此时只是被男人奸汙
    的妓女,艾丝梅旦忘情地发出淫浪无比的呻吟:「啊……好哥哥……妾身的骚穴
    被好哥哥干的好舒服,好老公的鸡巴要把妾身操成名副其实的性奴了……啊……
    啊……」

      艾丝梅旦忍受着被男人粗暴插入的巨大痛苦,天生有着窄小性感的小穴与菊
    穴的艾丝梅旦每一次和人做爱都要忍受巨大的痛苦,可是也正因如此,淫乱的女
    王从做爱中获得了莫大的快乐。敏感的奶子被插得一晃一晃的同时也流出了醇香
    浓厚的奶汁,艾丝梅旦看着小穴不断被粗大的肉棒进进出出着,徐淩野这根粗大
    到难以想象的鸡巴每一次塞入都要让艾丝梅旦流下眼泪,但小嘴中却喊得越来越
    骚。徐淩野向前不断抽动着自己的大鸡巴,艾丝梅旦疼的泪眼汪汪,但徐淩野却
    此刻一点也不想要惜香怜玉,他抱着香媚柔软的女王玉体,将她摆成了母狗的造
    型,驯服的女王媚眼如丝地带着淫浪的微笑看着强奸了自己的大将军,温柔地用
    手轻轻握住年轻男子的肉棒:「要从……这里直接插进去哦……会更爽的……」

      就在女王美手握住坚硬肉棒插进自己小穴的一剎那,徐淩野感觉到这位被自
    己奸汙的女王的阴蒂传来一阵类似金属的冰凉触感,而后,在极端的情欲刺激下,
    女王的花蕾和自己的马眼一起抵达了高潮!

      「啊啊啊啊!!!!!高……高潮了……艾丝梅旦去了啊啊啊啊!」

      滚烫腥臭的精液尽数灌入了艾丝梅旦的蜜穴,浸泡在精液海洋中的蜜穴滴落
    出了分不清是女人蜜汁还是男人精液的乳白色液体,艾丝梅旦将淫穴贴在精液之
    上,轻轻伸出妩媚的白嫩玉足:「现在……可以告诉你那天的事情了……」

      艾丝梅旦所说的【那天的事情】就是十天前协助西域都护府征讨噶喇达的木
    也托斯骑兵全灭的事情,本来木也托斯人的部队作为西域都护府的僕从军,已经
    快要击破噶喇达的外围部队,却突然在一夜之间消失无蹤。虽然徐淩野封锁了消
    息,但是就连他自己也知道,这绝对不是人类可以办到的事情。

      艾丝梅旦轻轻挽住刚刚淫辱了自己的男人的脖子,徐淩野捏揉把玩着这位绝
    色胡姬的大白兔,语气有点急促:「到底是什麽?」

      「别急嘛……事情很简单,我只不过是求得了天煞的帮助,让天煞魔君帮助
    我用无量业火烧死了那些木也托斯人……当然,这也是为了引诱你前来找我……」

      「天煞魔君?我以为那只是个传说……」

      艾丝梅旦轻轻用柔软的蜜唇吻住了徐淩野:「很多人都这样以为……但实际
    上魔君是真实存在的神明,正是他赐予我的力量让我能成为噶喇达的女皇,否则
    ……你认为我这麽一个柔弱的女子,能够不被抓去轮奸蹂躏成脑子坏掉的肉便妓
    女就是万幸了,怎麽还能杀死原来的噶喇达国王呢?」

      「你说这麽多,到底是为了什麽?我要怎麽相信你?」

      艾丝梅旦轻轻撕开自己的薄纱衣裙,全身赤裸地面对着徐淩野,那双光滑细
    腻的玉葱美手轻轻握住发硬的鸡巴,温柔地抚摸着睪丸与肉棒,时不时还轻轻按
    压着残留着精液的马眼。

      「你可以把你的士兵叫来,我给你示範一下无量业火的力量,我需要你……
    我们两个各取所需,你想要成为西域都护府大将军,甚至不止于此,你渴望无边
    的权力,不是吗?还有……你那风姿卓韵的亲生母亲,以及你那高贵冷艳的嫡母,
    你想要把这两个大美人脱光衣服,让她们哭着舔你的鸡巴,不是吗?」

      徐淩野的脸色微微一变,不过他随即将头转向了圆石宫殿门口的位置:「进
    来!」

      四名身披盔甲的武士很快就走了进来,当他们看到衣着不整的大都督与妖艳
    动人的胡姬女王的时候,不由得一阵慌乱,但是很快就恢複了过来,连忙鞠躬行
    礼:「大都督!」

      「该你了。」

      在徐淩野的面前,赤身裸体的绝色舞姬轻轻伸出手指,随后,在悠扬空灵的
    咒语之中,大都督看见了腾空而起的散发着铁锈味道的火焰将四个卫士烧得精光,
    而他们甚至没有说出一句话。

      「看见了吗,这便是天煞之主赐予我的力量,而如果你加入我们的行列,你
    会获得更多的……」

      徐淩野没有答话,只是压倒了绝色娇艳的女王陛下,在她的淫浪的微笑中,
    再一次将阳具插入了她的樱桃红唇之中……

    ===================================

      与此同时……

      在苍凉的漠北,唯一还有绿水园林的便是都护府驻地灵州城,在威严高大的
    大将军府后花园之中,春色无边的好戏正在上演。

      一位丝质长裙下不着寸缕的中年美妇人妻羞红着俏美的小脸,一双白丝美脚
    夹住滚烫的肉棒,身后的年轻男子肆意地在美妇的丝袜美足之间抽插揉搓,美妇
    的小手轻轻握住男人的鸡巴,美目神色迷离地带着哀伤的神情看着淫辱着自己的
    肉棒。

      「啊……不……不要插那麽快,淩夷,小妈的下面变得好热……唔……!」

      「哈哈,我亲爱的小妈,恐怕二弟还不知道他出征在外的时候,自己的哥哥
    正在干他漂亮的亲娘吧!」

      「不……要说了……啊……!」

      徐淩夷的小兄弟已经翘的十分厉害,在他怀中被肆意蹂躏奸汙的正是在外出
    征的河西卫大都督徐淩野的生身母亲,都护府大将军徐子栄的侧室苏柔悯,这位
    清纯端庄的成熟美人妻那一头乌黑的青丝和挺翘滚圆的奶子与修长的白丝玉足无
    一不是色胆包天的徐淩夷的最爱,趁着父亲忙于对抗蒙特人的屡屡东征,徐淩夷
    在苏柔悯的闺房中强奸了这位美艳温柔的端庄贵妇,并且日夜变本加厉地玩弄苏
    柔悯。

      苏柔悯轻轻用纤纤玉手笼住徐淩夷的龟头,用食指从下面点住将军公子的肉
    棒,轻轻擡上去将马眼对準前方,而后千姿百媚地揉搓着徐淩夷的龟头:「啊
    ……好儿子……肉棒又热又大……娘亲好想你现在就射在娘亲的这对大奶子上,
    啊……好舒服……」

      被江南才女柔情百媚地握住鸡巴手淫的徐淩夷弹跳着自己的鸡巴,双手肆意
    地探入一丝不挂的香媚人妻的雪白玉体之中,轻轻掐住苏柔悯极其敏感的乳头,
    微微挤捏揉弄着中年美妇娇嫩性感的敏感美乳,苏柔悯不由得吐气如兰,双手更
    加卖力地撸动着义子的包皮,摸着义母温软香糯的奶子的徐淩夷只感觉肉棒在美
    妇的手淫中越来越想要喷射出去,显然苏柔悯也摸着弹跳的大鸡巴,感受到义子
    就要射精,于是轻轻将包皮拉上,陶醉地握住手中粗大狰狞的腥臭鸡巴,任由自
    己的白丝美手被精液完全浸湿。

      「射了……好多呢……娘亲的手被淩夷射的满手都是呢……」

      眼见从美妇手中滴落下来的精液,刚射完精的徐淩夷还不满足,对她而言,
    面前这位美娇娘实在太过诱人可爱了,让人根本无法忍住反複奸淫淫辱她的欲望,
    徐淩夷的鸡巴指着前方,从马眼处不断滴下乳白色的粘稠液体,贪婪地抱起软媚
    的美人贵妇,用大鸡巴蹭着美妇雪白无毛的白虎小穴,将她放在假山上坐下,而
    后挺起自己的鸡巴:「母亲,用你的丝袜骚蹄子帮儿子再撸一边吧。」

      「小色鬼……这样好色啊……」

      面色泛羞的苏柔悯被徐淩夷粗暴地脱下了长裙,那双白丝美脚轻轻踩住了如
    同铁棒一样粗硬的男人鸡巴,美妇的清澈乌黑美眸中泛着羞耻淫乱的暧昧,两只
    白丝美脚分别踩住龟头和睪丸,柔嫩的丝袜脚心轻轻摩擦着肉棒的龟头,另一只
    美足踢踏着徐公子的睪丸,柔嫩芳香的美足践踏让色欲的鸡巴更加充血膨胀了起
    来,美妇轻轻向下踩着徐淩夷的龟头,按压着敏感的马眼,上下搓动着徐淩夷的
    包皮:「硬硬的……顶的娘亲好难受啊……唔……好烫的鸡巴……」

      擡头向上望,徐淩夷可以看见那若隐若现的美妇蜜穴正在滴落着兴奋的蜜汁,
    苏柔悯那张樱桃蜜唇吐出的温热香媚气体催动着徐淩夷胯下的肉棒更加,美妇的
    白丝美脚合拢在一起,抵住肉棒的下面将狰狞的阳具擡起,马眼对準自己卖力地
    拨弄着男人的包皮,包皮一张一合给徐淩夷带来的刺激实在是太爽快了,加之苏
    柔悯故意用酥媚入骨的小手揉搓着自己挺翘丰满的奶子,小手上还沾染着徐淩夷
    刚刚射出来的精液,那根粗大的鸡巴挺得越来越高,苏柔悯轻轻将丝袜美脚抵住
    龟头,而后露出骚媚入骨的淫浪媚眼:「亲儿子的肉棒……好大……要肏死柔悯
    骚货了……在白丝袜脚上一抖一抖的……丝袜都被精液给打湿了……唔……好烫
    ……」

      苏柔悯轻轻转身,将生育过后浑圆挺翘的雪白嫩臀展示给了徐淩夷,流淌着
    花蜜的淫穴勾引着徐淩夷的肉棒不断膨胀变大,他再也无法忍住涌上马眼的精液,
    在苏柔悯的白丝美脚的足交撸动下,将自己的精液尽数射到了这位风姿卓韵的成
    熟美妇的美臀上,抖动的鸡巴将流淌下来的精液染湿了苏柔悯的白色丝袜,苏柔
    悯不由得轻轻呻吟出声:「小冤家……真是的,精液都射到了娘亲的屁股上面了
    ……唔·……!」

      苏柔悯被徐淩夷猛地一把抱起,随即徐淩夷不由分说地将自己滚烫的鸡巴一
    下子狠狠插进了了苏柔悯的淫穴深处,苏柔悯不由得杏眼圆睁,娇媚入骨的骚浪
    淫叫简直要让徐淩夷的骨头都化了,徐淩夷抱住苏柔悯的雪白美臀,挺动着自己
    的鸡巴搅弄着义母湿润紧致的阴道。苏柔悯不由得脸红心跳:「啊……好……好
    快……太快了!好娘亲被你插得下面一直流水……慢……慢一点啊……娘亲只给
    你一个人操……不……不要用大鸡巴插娘亲插得这麽狠·……唔啊……!」

      面对怀中美妇玉人的哀求,徐淩夷根本不以为意,他此时已经完全被勾引起
    了侵犯的欲望,他只享受自己奸淫义母的背德快感,徐淩夷贪婪地含住苏柔悯的
    奶子,猛地一吸,苏柔悯不由得娇吟出声,小穴在奶子被吮吸的同时一直被义子
    的鸡巴捅到了花心的最深处,苏柔悯软媚温香的美乳被徐淩夷的舌头舔弄地瘙痒
    难耐,美妇被奸汙着蜜穴的同时又被吮吸着极其敏感的奶子,下身越来越强的暴
    涨的沖击感和丝丝流出的奶汁都让美妇的娇媚玉体更加诱惑迷人,柔悯的红唇轻
    启,淫言浪语放声不绝:「好哥哥……把柔悯干死啊……在柔悯的小骚穴里面射
    出啊……让娘亲当好哥哥的骚夫人……唔……!」

      从白丝美妇的真空蜜穴处,无数的精液从粗暴地填满了苏柔悯的阴道的鸡巴
    中射出,过量的精液直接灌满了苏柔悯的子宫花心,苏柔悯娇颤着被徐淩夷握住
    白丝美脚,高高擡起,在光天化日之下的园林之中从淫水泛滥的骚穴之中四散喷
    出了成熟骚美的蜜汁,苏柔悯放浪淫蕩的呻吟变得更加快乐与酥媚,最后一片遮
    住美妇绝世曼妙的胴体的布片被撕开,娇羞的苏柔悯在白天裸露着白嫩细腻的肌
    肤,用手托住温香软玉的喷奶母乳,温柔地含住了义子的肉棒,下一轮做爱又开
    始了,在徐淩夷射满自己的小嘴之后,苏柔悯温顺地被捆绑到了房间内的处刑台
    上,赤身裸体地迎接接下来的残酷性爱……

    ===================================

      「长久以来……混沌的势力都未曾侵入震旦,他们曾史无前例地动用了二十
    五万大军进攻长城,却依旧败走在龙帝的伟力之下,但现在,时代已经转动,末
    代龙帝的消失,混沌战帅的崛起,都让混沌开始利用震旦分裂的风云,将一位灾
    祸的可汗推向古老的帝国」

      合上书本,木精灵王阿尔特洛西斯看到自己的儿子,未来的木精灵之王克罗
    奥文斯走入寝宫之中:「您这麽晚了还没有睡,是有什麽政务要处理吗?」

      「哦,并非如此,我正在记录泰昌拉德大汗的崛起,要知道,泰昌拉德是东
    方最强大的混沌君主,他的历史充满了黑暗与血腥,坐下,儿子,我必须让你知
    道,我们的敌人到底如何。」